君自阑珊

握你的手,没事,别哭

[晓薛] 救世 05

五、孽缘

终于相见了!

拿到阴虎符后,薛洋立刻找了家客栈,开始他的修复工序,却无法炮制以前的方法,怎么回事?阴虎符对他来说,纵使威力不凡,也不过是个驾驭凶尸的工具,这一次竟然好像有了生命一般,有股古怪的力量从中汩汩流出,令人不得不忌惮。

薛洋发觉自己也有些不对劲,他精力过于旺盛了,已经十余天未合眼,连夜赶路居然一丝倦怠也无,这个样子……让他想起了活尸。

不愿再生变数,薛洋决定直接向白雪观去,他风尘仆仆地到了冯镇,想着很快就能与晓星尘相见,须得保持仪容整洁干净,便到了河岸边用清凉的河水洗了把脸,额发上带着水珠,他耐心而愉悦地理了理。

不知到了观中见了故人,宋岚会是什么反应,不过他现在也无法变化情绪了,薛洋一边想一边寻找上山的路,他决定好声好气地讨回他的东西,先礼后兵嘛。

然后再去找补魂的方法……

“薛洋。”

薛洋的脚步停下,他睁大了眼,以为自己听错,这一刹那,喧闹的人声,流水声,还有风从林间穿梭,树木摇动的沙沙声响,仿佛尘世万物的声音尽数消弭,只余那一句不带丝毫感情的,冷冰冰的“薛洋”。

那声音像一把利剑,霎时洞穿了他的身体,心室都变得酸胀起来。

“咚”

于一片静谧中鼓动的,是薛洋嘈杂的心音。

他僵硬地转过身,看见白衣道人皱着眉站在树荫里,那双完好的、清明的双眼倒映着他惊愕的神情。薛洋觉得自己在做梦,梦回晓星尘跨越三省来捉拿他伏罪的那一刻。

一瞬,有泪淌了下来。

晓星尘难以置信地说:“……真的是你。”心下一叹,也许这便是他终究难逃,必然要不死不休的罪业,于是抽出霜华,以剑尖对着薛洋,“你来此处究竟意欲何为。薛洋,二十年前,你迫害我与子琛,还有许多无辜之人,还不够吗?!”

从晓星尘口中听见宋岚的名字,薛洋顿时醒了过来,他突兀地笑了一声,重重地抹了把脸,向前走了几步,再看向晓星尘,眸中已不见方才的脆弱茫然,反而添上几分阴险狠毒:“晓星尘道长,好久不见了,宋岚倒是挺有本事,能把你的碎魂拼凑起来,你当初是如何决意去死,我可是记得清楚,怎么现在又这么有气势呀?果然是有好朋友的支持……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悠闲地摇了摇,“不对,如今我该尊称他一声凶尸道长了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正所谓杀人诛心,薛洋这份本领依旧与生俱来,出类拔萃。

晓星尘此生,前生最愧疚连累挚友,傲雪凌霜是何等高洁之士,如今却只能五感尽失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活下去,那句“凶尸道长”暗含多少恶意的讥讽。被薛洋点破,更是痛楚难担,身形狠狠一晃,淡色的唇显得苍白。

薛洋口不对心,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,生怕人再当场自刎似的,但是他低估了晓星尘。清风明月重回人世,花费了宋岚几多心血,阿箐也为他流下多少眼泪,这些都由晓星尘亲眼所见,再不会如当年了。


评论(5)

热度(72)